祭祖的路权当支持!

祭祖,即敬拜、祭奠祖宗,是春节、清明等时节的一项隆重民俗活动。兄妹祭祖要经过老四房屋的大门和围墙的小门,因老四夫妻常年在外,大门被锁,以至于其他兄妹常常实现不了祭祖的心愿。今年春节期间,四兄妹拎着祭品去祭祖,又遇拦路虎——铁将军把门,于是一怒之下,把老四告上衢江法院杜泽法庭。近日,这起因祭祖引发的通行权纠纷被妥善化解,四兄妹祭祖的路权得到了支持。

围了院子留了门

吴氏兄妹二男三女系衢江区云溪乡某村的村民,往日兄妹之间关系融洽,父母在时,即便是大家都已经成家立业,逢年过节也要到父母这里聚聚,看看老人,叙叙旧谈谈心。

早年分家析产时,老四房屋的东面有一片近百平米的竹园,该竹园由老三和老四两人各半承包经营。奶奶和父母的坟墓都设在竹园内,目的是方便子孙后代祭祖。老四房屋的南面系老四的一块菜地,菜地旁边是他人的土地,后来,老四通过与他人置换取得了菜地旁边的土地。接下来,老四把自家的菜地和置换来的土地用围墙围了起来,那块有祖坟的竹园没有围进围墙,老四在围墙靠竹园的一角留了一扇小门,可供兄弟姐妹到竹园祖坟祭祖进出使用。

老四的两个孩子好读书,学业有成均在外面工作生活,其中一个落脚在隔壁市县,而且结婚后有了孩子,老四夫妻俩便过去帮忙照看小孙子,云溪老家这边成了“空巢”,为了安全起见,老四把老家的房屋大门和围墙小门全都锁上了。开始几年,老四夫妻俩和子孙们逢年过节还都会回到老家,住上几天,到竹园给祖宗上上坟烧烧香,毕竟根在这里。其他四兄妹也都从老四房屋的大门进,再出围墙小门到竹园给老祖宗上坟,有时候老四没回家,四兄妹上坟就要绕道从竹园的另一个方向的一条小路进去祭祖上坟。

通行受阻惹官司

天长日久,转眼几十年过去了,其他村民在竹园周边先后都造起了房子,把近百平方米的竹园围了个“水泄不通”,想再进竹园内上坟祭祖,唯有从老四房屋大门进、出围墙小门才行。可老四夫妻俩常年在儿子那里,帮带孙子料理家务担子也不轻,有时候逢年过节就没时间回老家了,这样一来,其他四兄妹想到竹园上坟祭祖就成了问题。

接近不了祖坟,他们只好在老四围墙的旁边向着祖坟的方向点香烧纸祭拜祖宗,寄托哀思。一次二次还行,但老是这样,通行受阻进不了竹园,实现不了近距离面对面祭祖的心愿,四兄妹就有点恼火了,有时,他们把祭祖后的黄表纸(压坟砖的纸)随手就压在了老四大门的下方,以示抗议。老四回家时看见门口压着的黄表纸也十分恼火,兄妹之间的矛盾纠纷也由此产生。

今年春节期间,四兄妹上坟仍遇铁将军把门——老四的大门锁着,于是一怒之下,把老四告上了法庭。

合力调解化纠纷

四兄妹诉称,上坟祭祖是中国人的传统,祭拜祖宗寄托哀思也是四原告的心愿,应当得到尊重和实现。被告老四因修建围墙导致四原告无法进出竹园给祖宗上坟祭祖,已侵犯了原告的道路通行权,请求法院判令被告排除妨碍,留出通道给原告祭祖。

老四辩称,自己回家看见大门下的黄表纸及祭祖燃烧后的灰迹,心里十分难受,因为这在农村是犯忌的,是对人格的侮辱,一般对死者或仇人才会那样做。所以,自己才会拒绝其他四兄妹过其大门出围墙小门进竹园上坟。

这是一起罕见的因祭祖而引发的道路通行权纠纷,承办法官柴宏玮接手该案后,组织乡村干部一起察看了纠纷现场,了解当事人双方之间的关系状态,并于2018年9月21日召集双方当事人到法庭调解。当地的乡村干部被邀到庭协助调解。调解中,法庭肯定了原、被告双方的兄妹亲情,如,被告儿子结婚时,四原告全部参加了婚礼,亲情犹在。兄妹的子女都很有出息,大家的生活也越来越好,这些都得感恩父母祖宗,因此祭拜祖宗,不忘家根,勉励后人,同样值得肯定。当然,被告应当给原告上坟祭祖提供必要的进出之路。

法庭指出了各方当事人所存在的不是,分清了是非责任,五兄妹也放下了成见,包容过去,并一致达成了调解协议,即由四原告出钱将围墙由南往北沿原墙基回收50厘米,留出一条通道,保证原告进竹园祭祖的通行。

在法庭和乡村干部的共同努力下,祭祖引发的路权纠纷由此得以妥善化解。

俗话说,亲情犹在,家和才能万事兴。

柴宏玮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