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瞒16年的儿子找上门 现任妻子还蒙在鼓里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18年前,浙江小伙朱南在安徽做生意遇上桃花运,与当地女子杜茜相爱结婚(未登记)生子。儿子2岁时,朱南独自回浙江老家且又与人登记结婚,还生育了一对儿女。16年来,他断了安徽那头的联系,又一直瞒着现任妻子,独受煎熬。可让他更头痛的是,失联16年的前任和儿子今天找来了,还把他告上了法庭。朱南急了,哀求法官和前任,千万不要惊动现在的家!

那么,法官又是如何化解这一奇葩民事案件的呢?

皖遇桃花运

2000年春节过后,他朱南来到安徽省淮北某镇做小生意,当地的女青年杜茜经常来他这里买东西,杜茜算得上是一位长相俊美的女子,在当地追她的小伙子不少,但追求者的经济条件尚都不是很好等原因,均被她拒之了门外。杜茜得知朱南系浙江人,认为浙江的生活条件要比安徽强多了,再看朱南,虽然个子不高,谈吐却斯斯文文,还透着几分机灵,为此,杜茜一见钟情喜欢上了他。而朱南独自一人身处异地,寂寞无伴,看到漂亮的杜茜常来买东西,有意逗留、聊天,甚至示爱,心里有种说不出的甜蜜,只要遇见了杜茜,他总有说不完的话,把自己走南闯北做生意遇见的一些故事,绘声绘色地讲给杜茜听,杜茜听得津津有味,就这样,二人一来二往很快便谈起了恋爱。父母看杜茜每次买东西回来,脸上总是挂着微笑,揣摸她可能遇到心上人了,一问确实如此。应父母的要求,杜茜把朱南带回家见过父母大人,朱南当然是有备而来,带上了不少礼品,拜见杜茜家人。

落落大方、彬彬有礼,善于表达,朱南的表现让杜茜的父母亲人很满意,也觉得他们两个年轻人很般配,都想促成这对婚姻。

真是皖遇桃花运。2001年农历8月,朱南在杜茜家中按当地习俗与杜茜举办了婚礼,摆了酒席,亲朋好友热闹了一番,当时朱南的母亲和他最亲的阿姨夏丽作为男方代表参加了婚礼。在农村酒席一摆就算结婚,两人并没有去登记申领结婚证。2002年5月,朱南与杜茜喜得一子,取名杜胜,儿子出生后的第二年,朱南因生意不太顺利决定回浙江老家发展。

一别十六载

到了浙江老家的朱南,不知什么原因再也没有回过安徽淮北,没有去关心自己的亲生儿杜胜和相亲相爱过的杜茜,这一别就是十六载。

自朱南离开淮北后,作为母亲的杜茜,自然独自承担起儿子的抚养义务,她天天等着盼着自己的丈夫朱南回来,岂料,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望眼欲穿也未觅朱南的一个影子。儿子长大了,懂事了,问杜茜,爸爸在哪里?杜茜为难了,该怎么回答,说爸爸出差了,爸爸不要他了,还是爸爸死了,这些都不是孩子和她本人想要的。还有,生活中她还要顶着左邻右舍的闲言碎语,儿子上学成长中的各种压力,日子过得心酸而艰难。由于当时的条件受限,手机尚未普及,有个BP机(传呼机)就不错了,又因为没有登记结婚,身份证信息双方都不很清楚,杜茜无法联系到朱南,也不知道朱南老家的地址,甚至连朱南的正确名字,杜茜都给记错了。

没有地址,记错名字,想找到朱南自然是大海捞针,因此杜茜根本找不到朱南,但她一直在找,16年来从未间断,也未放弃过。当然,苦难也让杜茜明白,如果当年不凭想象和看外表找对象,不草率结婚,也许就不会有今天的不幸,说到底还是自己的无知酿成了苦果。为了不让类似无知的悲剧在儿子身上重演,杜茜注重儿子的能力培养,让他学会吃苦学会自立学会坚强。没爸的儿子早懂事,杜胜在母亲面前从不撒娇,从小体贴母亲,帮助母亲做些力所能及的事。记住母亲的话,要学好文化学好本领强大自己。在学校他的学习成绩基本上名列前茅,老师都很喜欢他。

2015年,杜茜来到杭州打工,一有空就打听在一起打工的浙江人,与这些人聊自己的遭遇。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一次在聊天中,竟然碰到了朱南的一个远房表妹方琴,方琴表示曾听表哥谈起过在安徽有一段让他至今内疚无比的婚姻,说他心里一直很难受,又不能和现在的妻子表白,生活处境是比较艰难的。知道杜茜就是朱南的前任,而且至今一个人带着儿子,一直未婚,这让方琴很感动也很同情。

杜茜是一个蛮有理智的人,得悉朱南的处境后,她并没有落井下石,相反更多的还是同情,她想让儿子杜胜与朱南见见面,因为他走的时候,儿子才2岁,还不知道自己爸爸的模样,儿子一直想见他。另一方面,现在儿子上高中了,学习费用也是一个不小的压力,想让朱南承担一些做爸爸的责任。

哀求别扩大

知道朱南在衢州,杜茜在去年适当的时候,通过第三人找到朱南,据第三人描述,朱南在得悉杜茜为了儿子至今未嫁后,就流泪了,并表示很想见见自己的儿子。他还说,现在自己都在家里干活,农闲时出去打打工,家里的经济全都老婆掌管,自己身边没有几个闲钱,不过他会想办法为儿子杜胜筹点钱的。

转眼一年多过去了,朱南既没有给钱也没有联系过杜茜,这让杜茜很失望,2018年1月16日,杜茜把朱南告上了衢江法院,要求由被告朱南支付儿子杜胜的抚养费每年1万元,从2002年起至儿子独立生活止。

承办法官受理该案后,通过电话联系到被告朱南,朱南接到法官的电话后,表示自己愿意接受法庭处理,但恳求法庭为他的案件保密,千万不要让他现在的老婆孩子知道,否则现在的家庭可能就破裂了!

他还专门打电话安慰杜茜,不要着急,他会想办法给钱的,还拜托杜茜千万不要到他家里去。杜茜告知,自己的身体不是很好,断断续续在外面打工,有时还要依赖父母接济,儿子马上就要高考了,钱的事情你应该放在心上,不到无奈我不会找你的,倒是儿子很想见见你。你的儿子很争气的,又高又帅,学习成绩在学校里都是数一数二的,这一生,有这样的儿子我也认了。

亲戚帮付钱

前不久,一别十六载的杜茜、杜胜与朱南及朱南的阿姨夏丽等人相见于衢江法院民事法庭,那情景,如同打翻了五味醋油瓶,人人心里都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杜胜,快叫爸!”杜茜指着朱南,示意儿子叫爸。杜胜果真喊了一声“爸!”虽然有点怯生生,但“爸”声一出口,朱南眼里就爆出了泪水,他一把将儿子拉到了怀里,说爸爸对不起你,爸爸欠你的太多了。

毕竟血浓于水啊,父子亲情怎么能被时空地域所阻隔呢!

双方的亲人当场议论:你看,这父子俩还真的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多么像啊!

调解时,承办法官背靠背做双方当事人的思想工作。对原告杜茜的不幸遭遇表示同情,肯定其找到被告朱南后,没有扩大纠纷事态,理解被告成家后的苦衷,能依法理性接受处理。同时告知,从法庭调查所掌握的情况看,目前朱南在家务农,农闲时出去打临工,家庭经济条件并不宽裕,家里还有两个孩子要上学,生活上有一定的压力。且其妻主管家政,其本人无独立的经济来源。要求他从2002年杜胜出生起每年付1万元,算到今年要付17万元,这笔钱可能很难兑现。

承办法官告知被告朱南,杜胜虽然是你与杜茜的非婚生子,但依照法律规定,杜胜享有与婚生子同样的权利,你作为父亲必须承担支付杜胜抚养费的法定义务。按说,你对儿子杜胜已经10多年不闻不问未尽抚养义务了,如果杜茜告你遗弃罪,你就摊上大事了。

朱南表示知道法律上的规定,但自己生活确有难处,一直没有给杜胜尽过抚养义务,所以今天自己把最亲的阿姨请来,想请她帮我一把,以解燃眉之急。不然的话,我真的要崩溃了!杜茜、杜胜这边无法交代,自己现在的老婆还有两个孩子也无法交代,最后只有身败名裂、妻离子散啦!

承办法官将被告这边做工作的情况反馈给原告,原告心软了,同意让步,毕竟夫妻一场还有了儿子。

在调解过程中,承办法官还专门邀请了心理咨询师张老师到庭协助调解,张老师单独与朱南进行了交流,告诉他,你的儿子杜胜目前正处于青春叛逆期,可他的举止很有礼节,听说他的学习成绩也非常好,说明母亲杜茜的付出功不可没,你应当感谢杜茜,同时也要有担当,支付抚养费,履行父亲的责任,给儿子树立榜样。

在法庭的主持下,双方当事人最终达成了调解协议,其主要内容:非婚生子杜胜随原告杜茜共同生活,由杜茜抚养成人,被告朱南于2018年5月30日前一次性支付杜胜抚养费26000元(该款已履行);从2018年6月份起,每月支付杜胜抚养费600元等。

据了解,上述款项,都是朱南的亲阿姨夏丽给支付的,因为夏丽最疼爱侄儿朱南了,也很喜欢朱南的非婚生子杜胜,所以一切都是心甘情愿的。

协议签订后,杜茜、杜胜母子俩纷纷感谢承办法官,杜胜还特意表示敬重父亲朱南,对他没有余恨,希望他方便的时候到淮北去玩,同时也祝愿爸爸朱南的生活永远幸福。多好的儿子啊,在场人无不为之动容。

朱南更是百感交集,因为自己的不是,导致前任和亲生骨肉蒙受了巨大的苦难,而受伤害的他们又如此宽容,自责愧疚难以形容……(文中当事人系化名)

                       柴宏玮 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