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浙0803刑初91号

浙江省衢州市衢江区人民法院浙江省衢州市衢江区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7)浙0803刑初91号
公诉机关浙江省衢州市衢江区人民检察院。被告人金信兵,男,1974年1月25日出生于浙江省衢州市,汉族,初中文化,住浙江省衢州市柯城区五环北路东18号(户籍所在地浙江省衢州市衢江区峡川镇大理村田后66号)。2006年7月7日,因犯寻衅滋事罪被浙江省衢州市衢江区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2007年4月25日因犯盗窃罪被浙江省衢州市柯城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2000元;2012年12月18日因犯盗窃罪被浙江省衢州市衢江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八个月,并处罚金5000元,2013年11月29日刑满释放。2014年因犯危险驾驶罪,被浙江省衢州市衢江区人民法院判处拘役一个月,缓刑二个月。因涉嫌犯盗窃罪,于2016年12月27日被刑事拘留,2017年1月25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浙江省衢州市看守所。浙江省衢州市衢江区人民检察院以衢检公诉刑诉(2017)62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金信兵犯盗窃罪,于2017年4月27日向本院提起公诉,并建议适用简易程序审理。因案情复杂,本院决定中止审理,并于同年5月12日转为普通程序审理,依法组成合议庭,于同年6月1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浙江省衢州市衢江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王琦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金信兵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浙江省衢州市衢江区人民检察院指控,1、2016年12月22日上午5时许,被告人金信兵驾驶浙HAY506二轮摩托车,于6时许至衢江区湖南镇,先后利用随身携带的弩和毒镖将郑根法、郑建忠、吴萍、余良源的4条狗毒死(价值2800元),并将郑根法、余良源的两条狗(价值960元)装入尿素袋,郑建忠、吴萍家被毒死的狗因担心被人发现未被带走,后驾驶摩托车往廿里方向逃跑,通过联系收狗人程宏青,双方约定好在衢江区振兴东路与霞飞路交叉口会面,后在程宏青舅姥徐炎林的带领下,将狗送到徐银财家。被告人金信兵送完赃物后回到沈家新菜场(即通浦菜市场)从程宏青手中获得赃款人民币500元。2、2016年12月23日上午5时许,被告人金信兵同样驾驶浙HAY506二轮摩托车,于6时许进入湖南镇白坞口村,先后在湖南镇朝书村利用随身携带的弩和毒镖将郑淑珍、廖祥耀的2条狗毒死(价值1600元),并将廖祥耀的狗(价值800元)装入尿素袋驾驶摩托车带走,因被郑淑珍发现,郑淑珍家被毒死的狗未被带走。在逃到朝书村下洋和高年交界位置,金信兵将随身穿的雨衣、雨裤、头盔、毒针、偷来的狗及其它随身物品藏于山上,后驾车从江山方向逃跑。当日中午被告人金信兵雇翁国友的汽车,再次回到湖南镇朝书村,欲拿回丢弃在山上的物品及毒死的狗,后因在藏匿物品现场遇到正在现场调查的民警,即驾车逃离现场。为证明上述指控事实,公诉机关当庭宣读、出示了物证、书证、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被告人供述和辩解、鉴定意见等证据。据此,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金信兵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多次采用秘密手段,窃取他人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已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盗窃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金信兵刑罚执行完毕后,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是累犯,应根据《刑法》第六十五条第一款之规定处罚。被告人金信兵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罪行,应适用《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三款之规定,建议对被告人金信兵判处有期徒刑一年至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被告人金信兵对起诉书指控的事实和罪名无异议。经审理查明,1、2016年12月22日上午5时许,被告人金信兵身穿一套藏青色雨衣雨裤,头戴黑色头盔,驾驶浙HAY506二轮摩托车,从衢州市柯城区五环北路东18号出租房内出发,沿三衢路经衢江区廿里集镇于6时许至衢江区湖南镇,先后利用随身携带的弩和毒镖(针)将湖南集镇菜市场旁郑根法、湖南镇乌溪江派出所门口郑建忠、湖南镇晚田后自然村吴萍、湖南镇邮政局大院余良源家的4条土狗毒死(价值分别为600元、800元、1040元、360元,合计价值2800元),并将郑根法、余良源家的两条土狗装入尿素袋,郑建忠、吴萍家被毒死的土狗因担心被人发现未被带走,后驾驶摩托车往廿里方向逃跑,经原101厂老路转入东港再至衢江区樟潭街道,通过联系收狗人程宏青,双方约定在衢江区樟潭街道振兴东路与霞飞路交叉口会面,后在程宏青舅姥徐炎林的带领下,将土狗送到徐银财家。被告人金信兵送完赃物后回到沈家新菜场(即通浦菜市场)从程宏青手中获得赃款500元,后驾车于当日上午9点45分回到衢州市柯城区五环北路出租房内。2、2016年12月23日上午5时许,被告人金信兵穿同样的雨衣雨裤,带同样的头盔,同样驾驶浙HAY506二轮摩托车,从衢州市柯城区五环北路东18号出租房内出发,沿三衢路经衢江区廿里集镇于6时许进入湖南镇白坞口村,先后在湖南镇朝书村利用随身携带的弩和毒镖(针)将郑淑珍、廖祥耀家的2条土狗毒死(价值分别为800元),并将廖祥耀家的土狗装入尿素袋驾驶摩托车带走。因被郑淑珍发现,郑淑珍家被毒死的土狗未被带走。在逃到朝书村下洋和高年交界位置,金信兵将随身穿的雨衣、雨裤、头盔及携带的毒针、偷来的土狗及其它随身物品藏于山上,后驾车从江山方向逃跑,于当日上午10时45分驾车回到衢州市柯城区五环北路东的暂住地。当日中午被告人金信兵雇用翁国友的汽车,再次回到湖南镇朝书村,欲拿回丢弃在山上的物品及毒死的土狗,后因在藏匿物品现场遇到正在现场调查的民警,即驾车逃离现场。案发后,被告人金信兵在衢州市柯城区五环北路东18号被抓获归案。上述事实,被告人金信兵在开庭审理过程中无异议,并有物证雨衣和雨裤各一件、头盔一个、针管二支(均为照片),书证受案登记表、扣押决定书、扣押清单、照片、视频查看记录表、刑事判决书、罪犯档案资料、抓获经过、户籍证明、人口信息等,证人翁国友、程宏青、徐炎林、徐银财、邓永财、吴云峰、顾荣姣、邵根香、金航、金雪红的证言,被害人余良源、郑根法、廖祥耀、郑建忠、吴萍、郑淑珍陈述,被告人金信兵的供述和辩解,价格认定结论书、鉴定文书、检验报告、分析意见,检查笔录、现场勘验笔录、现场复勘检查工作笔录、辨认笔录及视听资料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本院认为,被告人金信兵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多次采用秘密手段,窃取他人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已构成盗窃罪。公诉机关的指控成立。被告人金信兵刑罚执行完毕后五年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是累犯,依法应当从重处罚。被告人金信兵部分犯罪由于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是犯罪未遂,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处罚,但被告人金信兵在实施犯罪未遂的行为时造成了被害人合法财产的损失,应予赔偿。被告人金信兵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在法庭上自愿认罪,可从轻处罚。公诉机关的量刑建议合理,本院予以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三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被告人金信兵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从2016年12月27日起至2018年2月26日止),并处罚金4000元。罚金限本判决生效的第二日起十日内缴纳。二、责令被告人金信兵退赔被害人余良源损失360元、郑根法损失600元、吴萍损失1040元、郑建忠及廖祥耀、郑淑珍损失分别为800元。三、扣押的作案工具针管二支由扣押单位衢州市公安局衢江分局予以没收。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浙江省衢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王  顺  华人民陪审员    楼  晓  虹人民陪审员    谢  新  华
二O一七年六月一日本件与原本核对无异                       书  记  员    王  卓  异
附相关法律条文:《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  盗窃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或者多次盗窃、入户盗窃、携带凶器盗窃、扒窃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第六十五条第一款 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犯罪分子,刑罚执行完毕或者赦免以后,在五年以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的,是累犯,应当从重处罚,但是过失犯罪和不满十八周岁的人犯罪的除外。第二十三条 已经着手实行犯罪,由于犯罪分子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的,是犯罪未遂。对于未遂犯,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或者减轻处罚。第六十七条第三款  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第六十四条 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应当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对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应当及时返还;违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应当予以没收。没收的财物和罚金,一律上缴国库,不得挪用和自行处理。